|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口岸资讯 > 口岸说法 > 正文

富人逃税:社会交换的失衡

——富人逃税:社会交换的失衡

www.wtfautocorrects.com  编辑时间:2009-06-12  
    中下层收入者在中国税收结构中承担着较大的份额,而富人的贡献甚微,这本身是一个很大的讽刺。体制不健全,就会诱导有些人包括富人去投机取巧,去做那些违法行为

  记者:从社会学的角度分析,社会每个阶层都必须担负起自己应负的责任,但是,为什么在我国富人逃避社会责任的现象会这样突出呢?就像现在大家都很关注的富人逃税现象?

  李强:目前中国的确出现了一种很怪的现象,即纳税大头是工薪层出,反而,那些富人的贡献甚微,有的甚至去偷税。这本身是一个很大的讽刺。从这里可以看出我们的制度体系还有很多不健全的地方。因为我国实行个人所得税制度约从80年代中后期开始,还不到20年时间。新中国建立后,实行的是计划经济体制,国家把收入分配给单位或公民,这样国家不是通过税收来获得公共积累的,而是通过计划来获得的。所以长期以来人们比较缺乏纳税意识。在国外,富人逃税非常危险,一旦被查证,将来会有很大麻烦,不仅信誉扫地,而且在社会上生存都很困难。所以这些富人可能会去合理避税,但很少去逃税。

 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因为个人所得税制度实行时间短,所以还有很多漏洞。比如,富人阶层偷逃税,现在被抓起来了,过去为什么没有被抓呢?可能是这些富人托了人情就过去了。说明我们的纳税监管措施本身很不完善。再比如,很多富人把个人消费像购买房子、汽车等,打到生产成本中去,本来是个人消费行为,这部分收入是应该纳税的。

  记者:您是说因为制度实行的时间短,所以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完善?

  李强:是的。一个制度的完善需要很长时间,在市场经济发达国家,如英国,个人税收体系建立约有上百年时间,相对来说,他们的制度更完善一些。而我们的制度就要差些。最小的例子,我们现在很多交易还都是现金交易,而在国外,很少有人用现金交易,主要是用信用卡。在美国,一个人口袋里很少有100元以上的现金,因为没必要。他要买的一切东西几乎都可以通过信用体系完成。而信用体系很容易受到银行的监督。比如买汽车,很难说它不是个人消费,想打入成本很困难。

  有了一套完善的制度体系就像是给人们的行为铺了轨道,不按它走就会越轨,就会出事故。这就可以避免很多的逃税尤其是富人逃税行为。

  记者:您是不是觉得在有些方面,人们对富人的违法行为更难原谅?

  李强:至少在逃税问题上,我们不应该从个人品质上去判断富人,不是说一个人富了就为富不仁,就品质不好,这一点中国人过去对富人有误解,人们经常说富人为富不仁,好像富了就必然不仁。其实富人不见得都是坏人,那些合法致富的,不能说人家为富不仁。但是体制不健全,确实会诱导有些人包括富人去投机取巧,去做那些违法行为。也就是说,要做到全社会应该纳税的人都不逃税,首先应该健全制度,防止有人偷税漏税。

  富人因为挣得多,受到的关注更多,所以更应该按规矩做,否则更容易被发现。

  一个人为社会做了贡献,社会就给他一定的回报,这是一种交换,但现在我们的这种交换还不是很公平

  记者:围绕富人逃税,有一对概念经常被提起,那就是权利与义务。您怎么看这个问题?

  李强:权利与义务的不对等正是我要说的富人逃税的第二个原因。一个公民有义务依法纳税,但是承担这种义务的人一般有一种权利,即权利与义务是对等的。但我们现在情况不是这样。民间流行一种观念,就是谁纳税谁是大傻瓜。很多富人不是比着去纳税,而是比着去逃税,好像谁逃税最多,谁最光荣。这就是说他们意识到权利与义务是脱节了。

  世界很多国家实行的都是高额累进税,这样富人要承担很大的税率。这是有道理的,一个社会要发展,第一步要刺激经济发展,第二步就是要寻求一定的公平,不能是有人巨富,有些人生活非常悲惨,所以通过纳税来调节社会的福利体系,使得穷人也能生活下去。所以,富人在社会上承担了很大的社会责任,但我们国家对这些承担了很大社会责任的人的权利,过去考虑的少了点。

  记者:您认为应该如何体现这种权利与义务的对等呢?

  李强:我觉得任何一个纳税人都应该有一个纳税记录。纳税是他的一种责任,或者说义务,这是很光荣的事。即便是工薪层,他的个人所得税每个月从工资里直接扣了,累计起来也不少,但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一个我纳了多少税的单据,也没有人给我累计过。我觉得这个工作需要做,因为计算机系统这么发达,从技术上讲这并不是什么难事。一个人可以尽义务,但他尽了多大的义务,应该有记录,换言之,建立个人纳税记录账户,表明对社会做过贡献的人社会不会忘记。这种记录就算是给纳税人的一个奖状吧,或者给他一定的社会名誉,或者将来在他的养老、福利、保障、就业等各方面给予照顾。因为一个人可以今天很富有,明天也可能会破产。所以说税收不单单是收钱,应该给纳税人享受纳税人应有的权利。

  古时候有人捐助了什么干了什么事,都会有功德碑等,现在也有以捐助人名字命名的某某楼、某某基金,这其实也是一种交换,你为社会做了贡献,社会就给你一定的回报。但现在我们的这种交换还不是很公平。不要忽视权利和义务是一对矛盾,如果一个人只是纳税,也没有记录,从来也没有人来告诉他这一生纳过多少税,也没有人告诉他他纳的那些税都用到哪儿去了,那他心里就会说,那我纳它干什么呢?所以在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。

  “三辈子学吃、七辈子学穿”,要提高自己的综合素质,决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

  记者:您前边提到的都是富人逃税的客观原因,那么您认为富人本身在这种违法行为中应该得到怎样的评价?

  李强:这涉及到如何从总体上看待我国富人阶层的素质。最近20年,我们的社会分化得很厉害。市场经济的发展,使社会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竞争,竞争的好处在于很好地配置经济资源,使国民财富增长得很快,整个社会从短缺经济走向过剩经济,从过去的卖方市场变成买方市场,这是市场经济好的一方面。同时我们也看到,在残酷的竞争下,贫富差距分化很大,而且现在这种差距还在继续加大,这就必然产生一个富人阶层,他们集聚了很大一部分财富。我们知道,发达国家的富翁层,因为有很多财富,他们一般都会承担甚至是主动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,比如,这些国家的慈善事业都很发达。中国这几年这方面也发展起来了,有很多慈善机构,实现一些捐款,使得一部分财富流向最需要财富的人中去。

  但是,因为我国的富人阶层形成时间还短,总的来讲,他们的素质还不是太高。当然,相比之下,中国90年代的富人比80年代的还是有很大提高。80年代时还不叫富人阶层,也就叫万元户吧,很多是靠胆子大、敢闯敢干发起来的。90年代的富有者大多是从事金融业、房地产、高科技等发展起来的,这是那些没有文化、低素质的人所不能介入的。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富人的素质有很大提高。但毕竟这个阶层形成时间很短,与国外的富人阶层比水平还很低。有一种说法叫“三辈子学吃、七辈子学穿”,就是说富人学会穿都不是一辈子能学会的,是七辈子的事。所以说富人要提高自己的综合素质,决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。

  记者:虽然富人阶层综合素质不高,不过中国并不缺乏赚钱的能人。

  李强:应该说中国如今的富人阶层集聚财富的能力不弱,有的人能力很强,但仍然不能说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富人。富人在很多国家是个受人尊敬的称谓,但在中国就不是。中国的富人在人们心中地位比不上国外的一个表现,就是中国的富人捐助事业与国外的不能相比,但要是比吃喝玩乐倒可以领先。也就是说中国一些富人的财富挥霍的不是地方。比如说一些特殊的服务性行业在资本主义国家也不是很发达,只是在个别地方存在,但在国内却相当发达。什么人会来这些地方呢?是那些富起来的人。如果这些人用这些钱捐助教育事业,那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。国外一些名牌大学像哈佛大学、耶鲁大学等最初都是私人捐助的。

  其实捐助也是一种交换。世人也都知道,有些富人的原始资本积累并不都是那么干净的,等发达后再捐助也有赎罪的含义。我国的富人应该对照人家,反省一下。

  不过毕竟这个阶层形成的时间短,应该给他们一个学习的过程。

皇冠登录网址